斩魂刀刮腿毛

【巍澜】流年


#私设如山,自我满足的产物

#部分梗有套用《一个超忆症患者的的独白》

我并不是父亲亲生的孩子,这一点是我早就知道的,不仅因为我们毫无相似之处的脸,父亲他好像并没有瞒着我的意思。虽然很早失去了亲生父母,但我很幸运,不仅从当年那样的恶战中幸存下来,还被救世的大英雄抚养长大,天知道我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好事。
这位救世的大英雄就是特调处处长赵云澜,现在整个海星恐怕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他对自己的好名声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甚至隐约感觉到他的抵触:虽然他藏得很深,但是有几次别人跟他提起当年的事情,他眼中流露出的那种深刻的悲伤还是被我察觉到了。我不知道原因,但是又不知该怎么问他,跟他生活久了就会让我有一种直觉,有的事情如果让他再仔细回忆一遍的话,这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男人就会如高楼崩塌,洪水决堤一样变得四分五裂,再也拼不起来了吧。
我的印象里赵云澜是个心比倭瓜还大的人,好像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他发愁的。工作的事情他虽然从来不跟我提起,但是从他每天出门和回家的状态和时间,还有24小时随时都会响的手机,我也能猜到他的工作绝对不轻松。虽然如此他还是会抽时间来陪我,跟我说什么“小时缺爱,长大变态。你小子就算以后干啥啥不行,但是千万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要不我这大帅哥老爹真是白陪你了。”每次他这么说我都不想理他。
虽然他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是他绝对是个有很多心事的人。有好几次我旁敲侧击的问过他,他不是突然沉默然后自己陷入回忆不再理我,就是赶紧打岔说小孩子家家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管,几次下来我明白了他一定有什么东西是到死都不会释怀,也不会试着遗忘,更不会尝试说给人听的东西,就像昆仑山上的白雪一样,在空无一人的寂寞中悄悄落下,默默沉积在心底,终年不化。
家里赵云澜的书桌上压着一张照片,上面的他很年轻,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穿衣风格还是一贯的不着调,嘴里很社会地叼着根棒棒糖,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在他身边坐着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黑框细边眼镜样子很斯文的男人,我从来没见过,两个人翘着二郎腿,目光都飘向远方若有所思的样子。虽然没有在看彼此,但是我总感觉他们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类似于信任,类似于依赖,多年之后我才明白,那是一种毫无保留的爱。赵云澜回家之后有时会把脚丫子交叉着放在桌子上往后一仰,目光恰好落在那张照片上发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深夜。
特调处的前辈们我也认识好几个,他们无一例外地对我很好,看着他们之间那种肝胆相照的感觉,我真的生出一种羡慕的感情。有一次赵云澜跟处里的人一起喝酒,也许是高兴多喝了几杯有点儿高了,红姨送他回来的。赵云澜胃不好,进门后先是抱着马桶吐了一阵子,吐累了也吐空了的时候,就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我是第一次看到他哭,当时我先是吓了一跳,后来才觉得,哦原来赵云澜也是会哭的。红姨看起来也被吓了一跳,接着赵云澜就开始嘴里念叨着“沈巍……沈巍……”我仔细一听好像是一个人的名字,红姨也喝了不少,听到他喊这两个字登时也哭了,最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了好一会儿,撕心裂肺地,我不知所措地里在那里,等红姨缓过来了才把赵云澜折腾到床上。送红姨出门的时候我问红姨沈巍是谁啊,红姨好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他是老赵这辈子也忘不了的人。第二天赵云澜醒了之后似乎不记得自己喝醉之后的事情了,而我也很识相地没有提关于沈巍其人的事情。
赵云澜身体开始不好是在他五十多岁的时候,他的胃癌还是我最先发现的,因为他那个时候实在瘦的吓人,本来浑身上下就没有几两多余的肉,现在完全可以用形销骨立来形容。开始的时候他很不以为然,照样按时上班按时加班按国际惯例喝大酒应酬,最后终是撑不住倒了下去,我带他去做了手术,他这才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开始把工作都交给郭叔叔,自己在家休养。
在家休养的那段时间,他好像整个人变了一个性格一样,再也不嘻嘻哈哈人五人六了,人倒是变得沉默寡言起来,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我开始还怀疑他是不是属于自己的病没有信心,想了很多办法逗他开心,甚至还问了红姨赵云澜怎么了,他不像是会因为得病而消沉的人,红姨却叹了口气说你别忙活了,由他去吧。有一天跟他去超市,他竟然买了一个笔记本,回到家开始写起日记来,有时会写到半夜三更,我劝他生病注意休息,他嘴上答应着却依然我行我素,但我觉得他开始写日记之后精神和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就想着只要他开心就好了,便不再多管。
那是一个白雪皑皑的冬日午后,赵云澜身上盖着厚厚的大毛毯,趴在他的书桌上死了。虽然我对此早有准备,但还是伤心了一阵。葬礼极其简单,只有特调处的同事们,还有海星鉴的一些领导们。那些普通民众对于英雄的去世虽然也十分悲伤,但是赵云澜这些年一直十分低调,因此在外的反应并不十分大。我仔细想了想他生前嘱咐过我什么话,他对于其他的事情似乎只字未提,只说了他在龙城墓园早就给自己安排好了坟墓,让我到时候把他的骨灰放进去就成。到了墓园我才发现,那是个两人的合葬墓,另一个人墓碑上的照片,和书桌上和赵云澜并肩坐着的斯文男人,有着相同的脸。墓碑上的名字,写了“沈巍”两个字,小字写的是“爱人赵云澜立”。
时过境迁,多年后我才想起他当年写的那本日记,虽然我隐约猜到了里面的内容,以及名叫沈巍的男人和赵云澜的关系,可我看到日记的内容的时候还是被震撼到了。
“明明只是初次见面,沈教授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许真的在哪里见过吧。”“当时我胃痛的只能蹲坐在大街上,然后小巍就刚好路过把我送回家,路上我好像靠了他,他先把我推开然后又自己主动凑过来给我靠,他果然对我极好。”“当时我只是觉得他很可疑,没想到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黑袍使,真的给我吓了一跳,平时的沈教授那么斯文,没想到竟然大家这么厉害。”“沈巍尽然用自己的血给我治眼睛,他是笨蛋吗?这人简直不可理喻!”
………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看完赵云澜写的厚厚一沓日记,合上的时候我的手抖的不成样子,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突然间我明白了赵云澜在他生命最后的时间都被他用来做了什么事情——就是来回忆跟沈巍在一起的每一分钟。

这么算来,整个黑水鬼蜮的宠物加起来也没贺玄一个人吃得多? 然而花城打烂了他家地盘,改变不了贺玄依然一穷二白的事实,所以维修费用只能继续管花城借 贺玄表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反正我就是没钱who怕who

忽如远行客(五)(六)

贺玄X师青玄,原创剧情,ooc

(五)
自当年的事情结束以后,已经过去五年了。
对于一只鬼的来说,五年的时间与他的几百年岁月相比,真的不过一瞬。几百年来贺玄一直过得很苦,生前遭人陷害而家破人亡,死后因为仇恨不能安息,与万鬼厮杀终成绝境鬼王,之后又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暗中潜伏伺机报仇,最终才得以手刃仇人。他应该是完美的复仇者。
在把师青玄丢在皇城的时候,贺玄本来打算再也不相见的,可当他从铜炉山的躁动后醒来的一瞬间,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最开始贺玄的愿望很简单,不过是拥有尘世那些普普通通的幸福,这早就已经不可能了。复仇的念头支撑着他走过了作为鬼王的岁月,可如今他连这个目的也达到了,师青玄走后,他贺玄,真的是孑然一身了。
所以他经常偷偷地去看师青玄,看他作为一个普通的凡人,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看他与新交的朋友插科打诨,也看他晚上独自对着一盏孤灯喝酒到天亮。但他从来没有在师青玄面前出现过,只是这样远远地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也许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曾经真心相待的人,也许是害怕那人一贯明亮的眸子,因为自己染上恐惧或者恨意,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这天贺玄刚刚处理好一些事情,路过海边的时候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到师青玄经常去的地方去寻,仍然不见人影,贺玄就化成了老伯的外表去问村里人,这才得知师青玄在他出去办事这几天突然失踪的事情。等到村民把他领到师青玄出事的地方,他仔细一看,心下了然,这里虽然在凡人看来只是一片平地,可他假装了几百年地师,还是看到了熟悉的缩地千里的阵法,只是这阵法与一般的神官所用的略有不同,传送效率要更高些,倒像是更精于此道的人所用。
正当此时,通灵阵里突然出现了什么声音,贺玄十分不耐烦的接通后,随即面色就僵住了。
通灵阵的那头,竟然是师青玄!
只不过讲话的人却并不是青玄,而是响起了一个掺杂了冷笑、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好啊,贺玄,好久不见了。”
“你是明仪吧?”贺玄的声音冷若冰霜。
“呵呵,废话不多说了,拿你的骨灰来换师青玄吧。这小子听说我要拿他威胁你,一直在自残呢,来晚了,我可保不齐他不出什么事情。”
贺玄一听这话,当时心里一沉,马上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自己来看吧。”
说完这句,那边的通灵阵就挂掉了。贺玄急的两眼通红,就算没见到师青玄,但是通灵阵跟人的精神相连,要是通灵阵都给人拿去用了,说明师青玄此时的状态实在不太好。


(六)

虽然贺玄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师青玄真的出现在他面前时,贺玄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他活了几百年,却没见过如此卖力求死的人。师青玄被绑了大大小小几十条锁链,浑身上下只有几根手指能动一动,像一个破碎的娃娃一样被丢在一堆稻草上面,额角破了好几处,满脸是血,一看就知道是用力撞墙留下的,嘴里塞的白布也被血染成了红色,应该是咬舌未遂后被塞上的,身下的稻草也染红了大片,想必在密密麻麻的铁链下,应该也有很多伤口,只不过被绑的太严实,看不到罢了。
贺玄匆忙走上前去想要看看他怎么样了,可站在他面前竟然不知道该从哪下手
实在伤的太重了,简直连一块好的地方都没有。
听到有人来,青玄努力抬了抬眼皮,认出是他,就开始猛烈挣扎了起来,身下的血迹更深重了些,贺玄赶紧把束缚他的铁链和白布取下来,他这才口齿不清的说了几个字:
“贺公子,快走。”
贺玄刚要说什么,就响起了地师那阴森森的笑声:“现在想走,晚了。”
贺玄心下正疑惑,这地师仪怎么还没出现,他不应该来找自己要骨灰吗?
仿佛是看出了贺玄的不解,不知在房间的什么地方又响起了地师明仪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黑水沉舟,关心则乱,就算师青玄能引你来此,可是以我的能力,依然杀不了你。但是今天不一样,当你踏进这魍魉之匣,你就已经输了,我这法宝不曾在人前使用过,今天就算拿不到你的骨灰,你没有个几百年也冲不破我这魍魉之匣,到时再慢慢去寻你的骨灰,就不怕你死不了了。”







希望黑水早日上线啊,权引没法吃了,希望双玄能he吧
第一次写文,说实话很没信心,有什么不足希望大佬们给我指点指点呗,没事也可以唠唠嗑什么的233333

每天都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

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剧情的重点就从一大堆谜团的答案变成了花怜到处秀恩爱满世界虐狗23333这一章的对话让人隐约觉得他们之间的对话不仅包含了怜怜现在的处境,而且连君吾就是白五香这件事也被花花知道了,或者说花花早就知道白五香是什么东西,他突然掉马的事情被知道了。
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怜怜说,自己这次万一花的时间很长,那该怎么办呢——我这边遇到了点麻烦,一时半会儿怕是解决不了了
这时花花马上会意,问道是不是帝君给了你很多任务——难道是君吾有问题吗
然后果然谢怜没有反驳。
现在既然君吾就是白五香这件事基本是真的了,梅念卿跟君吾不是一伙儿的,没年轻想唤醒怜怜身上的某些东西,君吾想要教导怜怜,白五香是怜怜下凡之后才出现的,白五香这个马甲被君吾亲自销毁过,后来出于某种目的又放出来了,那会不会是怜怜当初的下凡打扰了君吾的某种计划?或者说君吾的目的是把怜怜留在上天庭,不让他身上的某种东西被唤醒?
现在每天看更新,都有一种考试之前抱着砖头一样厚的书复习,但是老师不给划重点一样的绝望。
“歪?秀秀老师吗?我现在在天台,风有点大,我有点怕,麻烦给我们画下重点呗?”
“不画,爱跳不跳,没事挂了。”

忽如远行客(三)(四)

师青玄X贺玄,原创剧情,ooc
接上文

(三)
师青玄恢复意识的时候,他不清楚到底过了多久。关着他的地方没有窗子,因为没有点灯所以也没有光,又阴又湿,似乎是位于地下的某个地方,周围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身处这种几乎剥离五感的环境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被铁链束缚的感觉勾起了他最不愿面对的回忆—那个一直照顾他,总是护在他面前、以他为重的哥哥的头,被宠了他几百年的最好的朋友拿在手里的画面,仿佛又出现在他眼前。青玄努力克制了一下自己,这才明白了他大概是被什么人给劫持了。但是会是谁呢?要说真的有仇,他平素与人为善,与他有仇的就只有那么一个人,但是几乎是下意识的,青玄就把那个人排除了,绝对不是他。

要真的是那个人就好了,他这么想着随后就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从他最好的朋友,他的明兄,同时也是他几百年的仇人,当着他的面杀了哥哥后他们再也没见过。漫长的曾经作为神的岁月里青玄习惯了拉着那人一起胡闹,习惯了那人隐晦的关心—虽然这些可能都是假的。

但是青玄还是希望能再见到他。

突然出现的火光让青玄的眼睛一时有些难以适应,当他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时,面前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不是明兄,不,贺玄,他心里想。

青玄看了看来人的脸,竟然觉得有三分熟悉,但这张脸上,明显带着不善,打量青玄的眼光阴瘆瘆的,透露出怨毒,叫人浑身不舒服。


(四)

没等青玄开口询问,那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师青玄吗?你好啊,并不是初次见面了。”

青玄没有理他,直接问道:“你究竟是谁?”

那人听了后仿佛觉得很好笑,道:“怎么?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啊。我是明仪,你的明兄啊,不过,我可是真的那个。”

明仪说这话时平静里带着几分好笑,可是青玄听在耳朵里只觉得一阵恶寒。既然他是明仪,那他绑架了自己,似乎只有一个目的了。

“你想怎么样?”师青玄直截了当的问,他现在最关心的不是地师明仪为什么没有死,在另一种担忧面前,这些显得就不那么重要。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怎么样。只不过,要把我受的,都讨回来。你放心,只要黑水沉舟交出他的骨灰,我会把你全须全尾的送回去的。”

“你怕是脑子哪里不清楚了。我可是贺公子的仇人,他巴不得你把我杀了。你想拿我换他的骨灰,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我搞错?依我看,黑水玄鬼这么多年跟你玩好朋友的过家家游戏好像玩上了瘾。一开始我也在怀疑,不过这几年你没了法力,应该不知道吧,他不仅无数次偷偷的去看你,就连你生活的那个海边,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你从那里绑出来,还真的费了我好大的周章。”

这次青玄是彻底惊呆了,无数种情绪一起冲上他的心脏,一时竟理不出个头绪。原来贺公子还是在意他的吗?那他们在一起的种种,究竟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呢?

想到这里,他简直想一脚踹开这个真正的明兄,当面找那个在心里想了无数次的人问清楚。


-tbc





给贺玄甩了一口黑锅,其实明仪到底是不是贺玄杀的,这个还没说,这里就暂时让路过的地师大人充当下反(zhu)派(gong),黑水大佬不要怪我呀,给你救媳妇的机会还不行嘛
不知为啥我总是睡不醒,扶我起来我还能瞎扯233333
下章让黑水大佬出来露个脸。太喜欢这两个人了疯狂表白



忽如远行客(一)(二)

贺玄X师青玄,原创剧情,ooc

一个双玄都有自以为相忘于江湖之后的故事

but我是双玄的股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就要看他俩在一起!
(一)
海面上下起了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灰蒙蒙的天上落下来,在接触到海面的刹那消散,像是给海面拉了一层浮动的帷幕。这场雪从清晨一直下到黄昏,入夜之后才缓缓停了下来。沙滩上的积雪映照着皎洁的月色,让海边安静的小渔村笼罩了一层干净的银光,使她显得更加与世隔绝,更加落寞了。
在这样的天气里,渔村里的村民们多半没有出海。只有几个年轻人,许是平时关系还不错,这时候聚在一起,围着火炉喝点酒吹吹牛。小小的屋子里此起彼伏的喧哗嬉笑的声音,此刻是这个小村庄里唯一的生气来源。
在这群年轻人里面,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格外惹眼。跳跃的炉火映照着他的侧脸,给他那张本来就活波开朗的脸镀上了橘红色的温暖的火光。他的睫毛很长,时常充满笑意的眼睛有一种独特的明亮,纤尘不染,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少年似乎人缘好极了,整个屋子里的人都爱和他说笑,都爱和他喝酒。他也不和大伙儿客气,酒是一杯接一杯的喝,好像完全不担心自己会喝醉。嘴里也不闲着,东扯一句西扯一句,话匣子直到半夜最后一个人离开才关上。
这少年名叫师青玄,是这屋子的主人。他五年前来到这个渔村的时候孤身一人,村里人发现他突然出现在这个自给自足的闭塞的小村落,只当他是从海上来的。而这屋子以前属于一对夫妇,在海上遇到海难双双去世后便空了起来,就给青玄收拾收拾,住下了。青玄生得绝尘的气质,性格却是一副古道热肠,加上他又勤快又有趣,没过多久,大家就都喜欢上他了。村里人大多是世世代代在这里临海而居,靠打渔为生,不曾出世,青玄在这里举目无亲,大家却都把他当自己的亲人了。
夜深以后,聚集起来的年轻人们都回去睡觉了,青玄也趴在桌子上,懒洋洋地睡着了。这时门外却传来了咯吱咯吱踏雪的声音,愈来愈近,那脚步到了门前,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后,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皮肤苍白,高挺的鼻梁,眉宇之间透着冷清。趴在桌子上的青玄似乎对于自己的酒量估计不足,不知不觉喝醉了,感受到了开门涌入的寒气,只是缩了缩身子,并没有醒。门口的男子也没叫他,只把他碗里喝剩的酒一饮而尽,用一种让人难解的眼神看了青玄一会儿,然后把人给抱到屋子里,小心翼翼的盖好被子,离开了,不知要干什么。


(二)
这青玄虽然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但在干活儿这件事上,从不含糊。第二天一觉醒来虽然有些宿醉后的不适,但别人一叫他,他就跟人一起出海打鱼去了。村里人出海,总爱叫上师青玄的,原因是大家跟他在海上好几次,眼看着变天船要沉了,却跟奇迹一样方才还波涛汹涌的海面,瞬间回归平静。是以大家都当青玄是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的贵人。不仅如此,这个吉祥物还能一边干活儿一边跟大家说笑,哪里有他都不会无聊的。
可这次的怪事,偏偏不是出在海上。
那天青玄跟着一起出海的渔船跟往常一样,在暮色里平安的靠了岸。小伙子们一边七手八脚地把打来的东西搬到地上,一边兴高采烈地说着话,因为他们今天运气不错,晚上应该能有一顿不错的晚餐。
跟青玄一起的男孩子名叫阿林,也是个诚实能干的好孩子,当时他正跟青玄说的热火朝天,可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青玄却人间蒸发了。
是真的人间蒸发了,据阿林说,他只是回过头去拿了一下东西,一转身,人就不见了。他还以为是出现了幻觉,可直到晚上还不见人影,他才意识到,坏事了。
他赶紧叫全村人去找青玄,大家就这样在不大的村子里找了一个晚上,哪里都没有。到了深夜,村里的人才带着担心睡去。
看着青玄曾经住过的屋子又像以前一样,变得空荡荡的,没有灯火,大家都觉得青玄的出现,就像海市蜃楼一样。
他就这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




第一次写hin紧zang,小学生一样的逻辑和文笔23333

我困啊,今天先写到这,估计3-5下能给写完吧(大概),应该不会挖坑不填,我有提纲的
风师娘娘被绑架的,劫走他的另有其人,接下来黑水表演英雄救美yo~
表白贺玄,喜欢他

脑子有洞

看了这次更新暴风哭泣!伤心到说不出话来!
仍然是猜想,白无相跟君吾应该关系不浅呀,要不君吾为什么费那么大周章去杀他呢?而且还有那么点儿纠缠不清的意思。会不会君吾是白无相粑粑?(瞎说的)
之前大家都在猜测白无相的马甲,但也有一种可能就是白无相根本没有马甲呀,白无相就是白无相😂
嗨呀好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花花到底怎么死的,死前是什么身份,若邪怎么来的,还有双玄什么时候能上线。最重要的双玄什么时候上线?!风师娘娘我好想你呀
完全不敢面对第四卷,感觉会吞刀子到生活不能自理

关于天官赐福的一个剧情猜想

关于白无相的真实身份,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白无相会不会是戚容?
理由就是血雨探花-太子悦神,黑水沉舟-少君倾酒,将军折剑-公主自刎,那么白衣祸世-青灯夜游?还有白无相不是和谢怜长的很像吗?然后戚容也说过和谢怜长的像?新一章说白无相不是绝,然后戚容也不是?总觉得戚容有问题,瞎猜的不知道对不对。在这里发一下万一就对了呢😂